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仗剑江湖_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举剑为界 千人止步-

时间:2021-03-19 16: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骑驴上仙山小说仗剑江湖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举剑为界 千人止步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桃木剑生性邪癖,起先在卫家剑阁,徐江南蒙惑了一道剑气,在戈壁上已经所剩无几,可仅剩的这些,桃木剑也是垂涎三尺,徐江南为了快速破敌,杀鸡也好,儆猴也罢,这所剩的剑气都从体内入了流入到桃木剑剑身,可即便是这般,一身九品真气也是干涸无疑,这一招世人不曾见过的落白梅,秦淮小雪纷纷,触地皆融,不过与寻常柳絮因风起的白雪不同,这场雪有点带点阴沉的灰色,徐江南桃木剑往前再是一递,卢安面色一变,脸上潮红一片,紧接着嘴角鲜血溢出。

    下方竹林摇摇簌簌,原本绿油油的竹林如闻鬼泣,在沾惹到细雪的一刹那,绿色开始枯黄起来,起先是一片,紧接着便是一整个竹林,都是摇摇欲坠,一片枯色,徐江南得寸进尺,再往前递上一分,卢安如受重击,再也止不住胸口淤血,脸色由红转白,倒飞而去,不过他也没有立马去追,任凭老人退回到竹林之内,而老人就是打定徐江南不敢孤身追杀进来,借着竹林的掩饰,至少也有片刻恢复的时间,老人盘腿坐在竹林中心,原本的竹剑插在河泥之中,一整片已经枯黄的竹林像是一瞬间恢复了气机一般,又开始泛起绿色。

    卢安一边缓慢恢复,一边从竹林间隙观察着徐江南,不过只是一会,他见到那位自从拔剑以后,气势变得阴厉的年轻人嘴角一钩,心头猛然跳出一个想法,一声不妙还没脱口而出,便见到徐江南提着剑平淡无奇的往前一劈。

    天边乍破,水天一线的秦淮河犹如被人决堤了一般,一个瞬间便从温顺的狸猫化作洪荒猛兽,而卢安所在的竹林,仅仅一个照面,也就支撑了一个呼吸间的时间,便被秦淮之水给冲淹出了一个摧枯拉朽。

    可但凡见到这番场面的江湖人士,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渐次趋于平静的江面,眼神波澜,早之前听闻徐家有子入九品,而且还在天子脚下,无论瞎子还是聋子,都能猜到会发生什么,这才急忙过来,占一个好的观景位置,可谁曾想精彩归精彩,着实快了一点,而且还出乎太多人的意外,徐江南才入九品多久?瞧着年纪,一年以前还在卫城被九品的剑仙追着跑,可仅仅一载,他不但入了九品不说,而且这等成名许久的江湖前辈也都没能支撑太久。

    不过就在众人都是这般想的时候,秦淮河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江面又是乍破,一道青影急掠而出,徐江南压抑下去微弱的咳嗽感觉,身影转瞬即逝,混了江湖十数载,他见过太多得饶人处且饶人的例子,自然也就知道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所在。

    速度施展到了极致的时候,众人只是见到徐江南的衣玦不在飘动,不过也就是一会众人眼前一凝,一道红光凌空挥过,而呆在原地的提剑年轻人这才开始动弹。

    恍如时光倒流,众人这才看清楚徐江南是如何动的手,卢安掠出秦淮的一刹那,便已经觉得不对劲,待到红光一闪的时候,多年的经验让其仰头躲过,就差分厘,不过剑锋在掠过喉间的瞬间,卢安嗅到了桃木剑中宛如鬼祟一般的阴煞血气,气息一滞,高手过招就是毫厘只差,徐江南不算此中好手,却也不会放过这等机会,膝盖一撞,正中老者腹沟,卢安即便再是九品,这一膝盖下去,也是七荤八素,弓成个弯虾,尤其是后面幻影跟上的时候,又补了一脚,虽然是幻影,徐江南也觉得老者的的腰弯得更深,他有些诧异,不过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当时白衣女子在卫城斩龙的时候,那一剑,让他有些莫名的熟悉,不过一会以后,他眸子一亮,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不过这一次比初见白衣女子那一剑的时候要明晰很多,再一会恍然大悟,天台山上卫山的剑痕,为什么长短深浅皆是如一,因为本来就是一剑之威啊!

    徐江南一手提着老人的衣领,却是痴痴发呆。

    不过这样奇怪的一幕倒是没入金陵太多人的眼,反而是之前金陵水淹竹林的摧枯拉朽让他们终身难忘,不过再这般渐次明晰的结果面前,几家欢喜几家忧,欢喜的更多是当初大放厥词的路人,天生喜欢站在弱势的一方,跟仇怨无关,跟恩情也扯不上太多干系,至于忧虑的,自然是跟徐家有间隙的,又或者跟徐江南有仇的。

    有个带着斗笠的人就在这当中,不过见到徐江南胜了以后,将斗笠往下拉了拉,握剑的手指指肚也是青白了一块,再借着恢复了血色,转身就走。

    不过站在他背后的一名男子见到自家少爷这般作态,轻轻叹气,说实在他也想不通徐江南是怎么揠苗助长的,最初之时,面前那位凌空的剑仙在他手里可是过不了三招,就连自己家的少爷,也能轻而易举取之性命,可再见的时候,徐江南已经能和他的少爷打的不分上下,等到了卫城,竟然敢和九品的剑仙人物对招,到如今,族中的九品客卿竟然在他手上讨不得半点好处,他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家公子,数声惋惜,要说天资之辈,方云绝对能算一个,如今二十五六,在戈壁之后已经八品,这般速度放在天下也是独领风骚,可奈何有个妖孽一骑绝尘啊,回神以后见到方云离去的方向,诧异一会,脱口而出一句话。“公子,都到了金陵了,不回去看看老爷?”可话音一落,便知道出错了,连忙用手捂着嘴,一副小女子的怯懦神色。

    而斗笠汉子闻言身子一顿,不回头,也没生气,只是冷然说道:“吴青,给你两条路,一,跟我去北地,之前的话不要再提,二,你自己回去,此后天南路北,这句话我也可以当做没听见过。”说完以后毅然决然朝着北方走去。

    吴青抿着唇,重重叹息,要说只身回去,他有那个脸只身回去?别说方轩,就光那位寻常时分不言不语的夫人,他就混不过去,咬了咬唇齿以后,迈着小碎步朝着方云追去。

    对于这些,徐江南耳目不闻,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索当中,只是好景不长,一道从后方急掠而来。

    徐江南剑光虽快,奈何不善藏匿气息,徐江南只是微微侧身,松开手,剑光从手背擦过,卢安的身子自然也就直直坠下。

    徐江南回过头,盯着那位不知道何时爬上紫金楼最高层的剑客,衣袂舞动,手上保留着御剑的动作,剑客见了此状,虽然觉得这一招没能偷得徐江南的性命有些遗憾,但也知道这一剑已经立了功。

    徐江南回忆了半晌,似乎不觉得自己在哪见过此人,皱着眉头说道:“有仇?”

    男子轻笑说道:“无仇。可尔小子虽是九品,出手却如此歹毒,吾辈有志之士自然奋起,更莫说徐暄是西夏国贼,人人得而……”

    话语未落,却是见到面前提剑的男子已经消失,心上一阵胆寒之意,在这之前,他还想着就算是个九品,一番大战下来损耗自然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在偷袭之后徐江南明显受伤,他的信心也是大涨,只是这会,心里突然涌出后悔的意思,后悔自己逞强想捞功捞名。

    眨眼功夫,徐江南已经兵临城下,居高而望,往前斜着身子,低着头,两人不过三尺距离,徐江南笑如寒风,“我懂了,不过还请拿出你的有志之士,拿出你的江湖胆色,再说一遍,之前风声太大,潮声太吵,徐某没有听清楚。”

    男子原本潇洒自若的神色瞬间崩塌,表情惊慌,原本以为大战之后,自己一身八品,说不定能捡个漏,不说名声大噪,至少能在金陵权贵面前露个脸,而今似乎有些多想,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只是这些容不得他多想,徐江南有些隐怒的声音又是响起。

    “说啊!”

    男子咬了咬牙,徐江南这一声将他的脑海震成了一片空白,只得口齿不清颤颤巍巍说道:“徐……家乃……西……夏国贼,人人得而……”最后两个字依旧没有来得及开口。

    徐江南的脸上便洋溢起温和的笑容,只是在众人眼里,却如同寒日里的大雪,阴气极重,接着返身就是一剑匣,从男子天灵盖上拍下,径直将人紫金楼顶拍到底下,一声声破楼的巨响从紫金楼里传了出来,金陵寂静一片,连一声像样的惨嚎都没听见。

    这会,徐江南才回过身子,居高临下,一边舔着手背上的血痕,一边露着白牙桀桀说道:“还有哪位所谓的江湖有志之士啊?”徐江南得寸进尺说了三遍,一声接一声,就像寺庙的钟声涟漪,不过在有心人眼里,第一遍是愠怒,第二遍是轻狂,等到了第三遍,满满的都是可怜语气。

    城墙上头的陈铮对此倒是不惊不怒,不喜不忧,听着这位姓徐后人回荡在金陵之上的话语,半晌过后,轻言开口:“他倒是觉得自己可怜。”又是半晌,补充了一句:“的的确确要比寡人还委屈。”

    而站在他背后的纤柳女子,早就泣不成声,要不是扶着墙,估计早就瘫软了下去,青衫蒙面,睫毛上还沾着片雪,楚楚动人,可眸子里满是绝望和无助,十多年前看着自家娘亲躺在血泊里的时候,她就不求人不求己,活着跟死了一般无二,后来要不是见到一个男孩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要用后背护着她的时候,她早就生无可恋。

    她其实也知道他很无助,被人骂没爹没娘的时候只能上去拼命,打不过回去想学个武,却被先生无情拒绝,到头来也不找她抱怨,只是揉着青紫色的疤痕笑着说等他成了大侠就能三拳两脚打退那些登徒子,同是天涯论落的人相依为命,而今总算听到了他心里的怨气,却是攘她心酸到心疼。

    三声说完以后,徐江南眼见再无出头之人,便下去拎了一坛酒上来,期间看到躺在地上呻吟的出头鸟,二话不说,帮人解脱,又是一剑匣,从此清净。

    再次回到楼顶的时候,徐江南没急着动,反而在紫金楼楼顶坐了下去,将剑匣放在身边,掀开红泥,灌了一口之后,环顾了一眼缩在各个酒楼窗户里面不敢作声的人头,蔑笑说道:“如果有人还要出头,不要说徐某没给机会,先报个名出来,倒不是徐某不杀无名之辈,只是觉得出来送死,连个名头都捞不到,这就是徐某的不是了。”

    说完也不管金陵哗然之声,只是坐着喝酒。

    可是盏茶功夫以后,还是没瞧见人出头,徐江南打了个酒嗝,再也不看这些人,反而抬头望了望宫门墙头说道:“以前李先生带着小子跑江湖,却是不说江湖,徐某当初不懂,现在却是懂了,先生不说,那是因为江湖里没人能入他的眼,徐某喝了点酒,有几句倒是不吐不快。

    先生说有侠字的江湖才是江湖,可这个侠字,在徐某知道,先生说的侠可不是侠义,侠义是皮,任何人都能装的出来,可侠骨是装不出来的,先生还说相由心生,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之前人心思如何容不得徐某过多评说,就算说了到头来也是一句成王败寇,可至少他当的徐某一剑,至于尔等,这一剑徐某都懒得出。

    怕脏了手。”

    徐江南拍了拍手,将酒坛内的酒一口喝尽,晶莹酒液顺着脖颈留下,饮尽以后,拿起剑匣,一副典型的浪子不羁模样。“天下信义一皮囊,不过人心,此等江湖,不要也罢,在徐某人眼里,取剑为界,千人止步,信口一诺,才是徐某人的江湖。我答应过李先生一件事,所以即便金陵千里,徐某人也敢闯上一闯。”

    徐江南望了一眼扶着城墙而立的女子,突然面色温柔无比。

    “先生还说,江湖就是他坐着的这块地方,喝着的这坛酒。”紧接着低下头,小心缓慢的从剑匣里拿出桃木剑,眸子带笑,轻声说道:“我可比不得先生,以后你就叫江湖好了。”

    不顾紫金楼下千人黑甲,也不管酒馆或迟疑或歹毒或惊诧的眼色,举剑而上,“虽千万人吾往矣。”徐江南心里念叨:“这读书人真他娘的有才,这话说出来,怕是死了都值了吧。”

    ps:上次五千没了,这次怎么写都感觉没有那五千写的好,以后有机会再改改。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