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爱深情之一生有你_ 第八十九章 光彩夺目(五)-

时间:2021-04-07 15: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我的微世界小说爱深情之一生有你 第八十九章 光彩夺目(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臭小子,怎么办事的?只需在手帕中间抺点儿辣椒水,意思一下就行。为何整条手帕这么辣,难道是泡在辣椒水里?哼,脑袋被门夹了。当心本官告你故意伤人,在牢里关上一年半载,醒醒脑子。刑尚书眼睛不适,吃了哑巴亏,心里气大了,表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为了真相和公道,大人容易吗?祈求郡主祖母在天之灵见谅,您传给母亲的蓝宝石的确是御赐之物,至于盗贼嘛,无中生有,可以说是孙儿为老不尊、“监守自盗”。这起案子牵扯毅王府说明事不简单,只好特事特办。

    刑大人爱民如子,担心大家肚子饿,命人备了糕点。既有热闹看,还有东西吃,看客心欢喜。不吃白不吃,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说笑。虽说案子与自己无关,关心弱者不会错吧。他们吃完后朝暗室方向走去,其中包括老妇人。刑大人担心她悲痛欲绝、体力不支,让一位差人守在她身旁,寸步不离。当然喽,不是所有人都能进暗室,选出综合条件不错的六人为代表,其余的只能守在门外,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

    暗室的确暗,不过并非伸手不见五指,只要眼力没问题的话,能辨认是刑尚书,还是他人。刑大人的手下点亮一盏油灯后,大家看得清楚,站在油灯旁的那名男子其侧面与凶手有八分相似,同时也瞧见他身后站着一名黑衣人。某人不经间发现门边还有两名黑衣人,他们面无表情,眼神复杂,慢慢地在这六人身边走动,没有一点儿声音,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这六个是聪明人,一一噤声,一动不动看着油灯旁的那两人。刑尚书问“为何要杀人?”六位看客不明白大人干嘛老生常谈。

    “年轻人”见到表舅母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被点穴,既不能言,也不能动,心急如焚。整个人好似架在火上烤,又像掉进冰窟窿,冰火两重天哪。听到大人问话,老妇人又开始自己的表演,眼泪鼻涕一起流,拉着真凶不松手。一身黑衣的幺贰零从他身后现身,再走到距离老妇三尺远的地方,来回踱步,同样无声。老妇始终没有察觉,只顾着用眼前之人的衣裳擦眼、擦脸,跪地恳求严惩凶手。看客惊得睁大双眼,此刻明白老妇人眼睛有问题,根本看不清人,证词自然不能信。既然毅王妃的护卫不是凶手,眼前这人也很可能不是,真凶到底是谁?奇了怪了,怎么一回事?“确实看清凶手了吗?人命关天哪!”此言意味深长。老妇人沉默一会儿,仍是不改口。虽有黑衣人在身边,他俩并无恶意,六位看客不再害怕。有人好奇刑大人真的患有眼疾吗?呵呵,这个问题没那么重要,不必纠结。

    刑大人轻微咳了一声,拿出手帕装作擦嘴。那名差人把老妇人搀扶起来,劝道:“暗室太冷,当心身体吃不消,还是出去吧。”这话不假,说得在理,六名看客也感觉到。妇人点点头,由差人搀扶着走出暗室。暗卫给真凶解了穴,“年轻人”六神无主,想着告示已出,便故作镇定。原先听墙角那些看客见里面出来生面孔,样子不像官府中人,开口问“是谁?”老妇人听到,很自然一扭头,顿时变了脸色。当刑大人再次问起时,她便支支吾吾,又说自己老眼昏花,记不清楚。难道此案就这么拖不去?好办哪,天气冷,尸身未腐,死者脖子上的掐痕众人看得清楚。幺贰零和真凶,二人的手完全不同,他俩一比划,结果一目了然。同时,官差宣读官府调查结果,死者是真凶即将过门的媳妇,老妇人是死者的继母,是真凶的表舅母。媒人证词,两个人的生辰八字,聘礼礼单……这些是暗卫不眠不休找的证据。看客明白了,哎哟喂,敢情是一家人闹着玩呢,一不小心,玩过火了。这个老婆子和杀人犯外甥竟敢招惹毅王府,欺瞒愚弄刑部,“有勇有谋!”

    真相大白,老妇吓得身体发抖。自己原是苦主,舍不得外甥给的三百两,更不知冤大头是毅王府的,撒弥天大谎,这下死无葬身之地。“年轻人”为何要杀死未婚妻?那人闭上双眼,一声不吭,神情痛苦,看来有难言之隐。刑尚书只得让闲人回避。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大家心知肚明,一个个自觉离开。

    事已至此,“年轻人”不再隐瞒。原来,他与表妹订的是娃娃亲,双方都还满意,此次来京是打算接表妹回家乡成亲。那晚,表妹身体有些不舒服,早早地睡了。大家知道喝酒容易坏事,偏偏自己喝多了酒,脑子一热,看到睡着的表妹起了坏心。想着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过些日子便办婚事。老妇人看在钱的份上,便另一间房里装睡。表妹惊醒后,拼命反抗。越反抗,他的兴致越高,只是没想到表妹是石女。感觉被欺骗和愚弄,他无比愤怒,失手掐死表妹。老妇人听着情形不对,呼唤女儿,无人答理。杀人啦!他才回过神,吓得赶紧跑,越想越怕。怎么办?正好碰到一位黑衣人,那人看出他摊上大事了,主动帮他分忧解难。所谓“真凶”跳窗户逃走是高人故意留下痕迹,替罪羊也帮他想好了。这二人为何会相信?宠爱妾室,残害妻儿,屡见不鲜。此人彬彬有礼,说话诚恳,不图任何回报,只为被害的妹妹出口气。那二人没理由怀疑其中有诈,事有轻重缓急,各自打着如意算盘,这三人组成同一阵线,幺贰零成了卑鄙无耻之徒,欲除之而后快。

    刑尚书觉得惋惜,只要案发后主动自首,酌情处理,或许不用判死刑。运气好的话,遇上特赦,老老实实过日子便是。偏偏畏罪潜逃,毫无担当,还嫁祸于人。至于老妇是否知道被害者身体异常?她没有回答。这个女儿乖巧,厨艺不差,针线活也不错,未来公婆比较中意。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无法挽回。她只说给女儿寻一门好亲,后半辈子吃穿不愁。若是身体真的不行,无法绵延子嗣,家里有丫头,没什么可担心的。原本是一桩寻常命案,为何扯上毅王府?大树底下好乘凉?有毅王护着,大事化小?真凶看到“无耻之徒”一身正气,仪表不凡,神色自若,与几名官差低声交谈,方才明白“高人”之言不可信,目的是借刀杀人,有把柄在手中,舅母与自己便他身边的狗。为了逃避责任,减轻自己的罪孽,二人将“高人”供出来,却对案子没有帮助,只知道是黑衣人,男的,凭那声音和体形,大街上随便抓,一抓一把。得,只好将那两人暂时关押。

    案子大致清楚,只等“高人”露面,他们感激王妃出谋划策。这并非是甄会好长着慧眼,只是老妇讲的话有些不符常理。她让人监视老妇人,并不知老妇夜盲。想到母亲晚上有时做针线活,眼睛不适。在光线那么暗,时间那么短的情况下,老妇人能看清凶手的脸,觉得有些奇怪,或许人家“火眼金睛”呢。真真假假,只能一探究竟,果不其然,妇人作伪证。是谁要害120?若是天子想对付毅王,说明有事发生,一姐多少能听到一点儿风声,既然风平浪静,那么找皇帝帮忙吧,早日破案,也算是为君分忧。王府有数位高手,二姐不能惊动。几人谈论过“黄金宝”不久,120便出事,很可能府里有内应,或者是闲话被有心听到,布局让120中圈套。王妃只能装作“大义灭亲”,以免打草惊蛇。

    难道官府的告示如孩童的脸,说变就变,让百姓如何信服?不少人为此疑虑。刑尚书不言语,闭目养神。一位手下机灵,不需大人吩咐,把那张告示小心翼翼取下,放在矮榻上,做一个“请”的动作,让大家寻找答案。数十人弯着腰,低着头,有几人干脆蹲下来,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同一处。两刻钟后,有人惊呼“印章的字有误。”对啦!两名差人点头,微微一笑。大家明白了,印章有问题,这份告示自然作不得数。案子蹊跷,不得已而为之,大家都不是糊涂人,能理解刑大人的用心。一刻钟后,一男子带着让人看不透的神情,朝刑大人抱拳行礼,刑大人同样抱拳回礼,二人微微一笑,不言语。其他人面面相觑,原来,那印章是画上去的。多数百姓生活苦闷,这告示算是刑大人开玩笑,逗乐吧。

    没热闹看,各回各家喽。谁说的?看,毅王夫妇来到衙门,是专程接幺贰零的。甄会好穿着素净的女装,头上插一支着金茉莉白玉簪。她以团扇遮面,看客瞧不见真容。有人仔细瞧着,发现王妃确实铰了一缕头发,明白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冲这一点,大家对王妃有了一点点好感。

    刑尚书迎接贵人,侍卫站在门口,禁止闲人打扰。这下真没热闹看喽,绝大部分说说笑笑,三五成群离开了。剩下两个伸长了脖子偷听三名官差“议论”案情,分析谁是幕后之人。当然啦,真正办案的人嘴巴严实得很,这三人是衙门底层的,负责打扫工作,好奇心不减。

    钟离珣告知刑尚书黑衣人由毅王府追查,迟早给大家一个交待。真凶已落网,刑部可以结案。他没想好如何开口,那位“高人”是照看梅苑的贰伍零。

    守门侍卫汇报府中之人出入情况,加上幺贰零被诬陷,贰伍零有嫌疑。以前,府里众兄弟从未有过嫌隙,为何会这样?贰伍零在主子面前站着不吭声,不惧死,心想村姑即将离开,难为小姐再委屈几日,从此再无烦恼。钟离珣看到贰伍零如释重负的神情,自己心里很不安,听说王妃要去衙门接人,便一同前往。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